盛源彩票

不婚流行主义 山水有相逢夏灩
> >   作者:夏滟 书号:45958 更新时间:2019-10-8 
山水有相逢夏灩
  在书写的时候,我时常会想,究竟要放多少的“自己”进去?

  我曾在《野兽看招!》的后记中提到,每一个角色都是不同分量的“我”不论男女。我藉由他们的口、他们的举止把我内心深处的想法表达出来,包含这个系列中两个主角对于“时尚”和“流行”的看法。但这毕竟是言情小说,多数时候我尽量不使“自己”介入过多,唯独此系列的两本女主,分别代表了百分之四十及百分之七十的“我”

  占百分之七十的,当然是这一本的女主,冉撷羽冉小姐。

  当我写完《单身时尚守则》后,有人问我下本会是怎样的故事?多数人觉得应该是开心的,连我自己本来也这么以为,结果稿子一开下去,差异何止十万八千里,太多纠结的设定写得我自己都发闷,甚至一不小心投入太多的“自己”而使故事主轴偏离。“复仇”从来不会是我书写的主题,相较于这种白费力气的无聊事,我更看重如何让自己活得更好,所以为了让女主能往这个方向走,着实费了一番工夫。

  总言之,能够和于觅那个松花皮蛋成为莫逆的,肯定也不会是颗白鸡蛋。

  只因这本女主的性格大半来自于我的本,我跟她一样死心眼,一旦认定了某一件事,就是把牙咬断了都会坚持到底。我曾深深地确信自己不被爱,至今这个想法依旧,只是减淡了许多,我对自己受过的伤害始终难以忘怀,因为我怕痛。当我的底线被彻底触犯,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对方,我的人生没有太多灰色地带,非黑即白,好恶分明。原本我一度安排这本书的结尾是个大团圆,但我发现我写不出来,即便我说过我喜爱一个快乐的结局,问题是我无法昧着良心写出连我自己都不以为然的事——所以,若要问女主跟男主的母亲最后是否有和好?我的答案是不,就算过了一百年还是不。

  因为我也有一个永远都不可能原谅的人。

  所以,就这样吧。(笑)

  由于系列两本的女主都代表了多成分的“我”所以不否认我有私心,各自给她们配了这么两个救苦救难、勇于涉险的男主,也许内心真实的我一直都在期待救赎,尽管我明白奇迹并不存在这世上。你要问我真有这种男人吗?我的答案绝对是别傻了孩子,正因为不存在,才要写在小说里,现实的丑陋我已看尽,何苦连在梦里都不放过自己?总之写作这档事就是自娱娱人,能娱乐到,就当我们有缘分,娱乐不到就…哈哈,有缘再见吧。

  (有时候觉得到了这把年纪,也没什么特别好求的,写我想写的,足我能足的人就已经是很好的一个福分,我也不过是在芸芸众生之中想找个小角落舒舒服服地说故事,仅此而已。)

  我常在书里写到关于“付出”其实我的看法是“并非付出得多的人就值得爱”单方面的付出不过是一种自以为是的压力,嘴上说着“不求回报”难道真一点都不求?我不信,人是自私又利己的生物,即便是一句“希望你过得好”也是回报的一种,足以让自己沉浸在“我的付出帮助了你”的沾沾自喜中。付出根本是一种自行为,承受这种庞大情感的一方远比付出者还要辛苦,如果不爱,再多也只是一种负担,如果爱着,那更不可能无动于衷,只顾享受。我本想把这一点写出来,但一直找不到一个好的论述,只得放在后记碎碎念一下,大伙儿看看就好喽!

  我喜欢听歌,所以好几本书都用了歌词,这是作者的一点任。在上本有一首〈Iamarock〉,算是这个系列的潜在主旨,我英文不算太好,第一次听到这首歌,调子欣鼓舞,以为歌词也该是快乐的,直到有天偶然看到翻译,我被狠狠刺中,不庆幸自己虚乏的英文能力,否则也许在听见它的当下,我就会不受控制地爆哭出来。

  〈Iamarock〉叙述的,几乎是我的人生。

  我建造了许多墙/和一座深邃坚固的城堡/没有人可以入侵/我不需要友情,友情只会带来痛苦/那是我所轻蔑的欢笑与爱/我是一块岩石,我是一座岛屿。

  我有自己的书/还有诗可以保护我/我穿着盔甲防卫/躲在房间里,安全的藏在子里/我不与人接触,也没人会和我接触/我是一块岩石,我是一座岛屿。

  PaulSi摸n一直是我十分钦佩的歌手及创作人,他总是一身简便装束,不多打扮,仅一把吉他衬着他的灵魂,便感动了所有人。他的词如诗般优柔,却简单地使我们见了血,彷佛被掐着喉咙般难以言语。我曾有一度崩溃,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遍一遍地播放着这首歌,催眠般告诉自己:Iamarock。

  因为岩石感觉不到痛苦,岛屿从不哭泣。

  很久以前,我曾试着冷眼以对,嘲笑自己对于感情的渴望,我骄傲自己的独立,但不过是一种强撑的假象,因我无所依靠,只能直站着漠视我身后的一片荒芜。我笔下的女主多少带着我的期盼,期盼遇到一个真正爱护自己,将自己全心全意放之心上的人。

  现实中太多磨难,我只好期许我笔下的主角快乐、不容易被击垮(即便真垮了也有人帮忙撑着),只因活生生的我脆弱不堪,总被一句无心的言语给杀得片甲不留。我过去以为麻痹自己是最好的面对方式,可随着成长,我告诉自己,即便痛了伤了,我仍想细细品味人生里的每一种况味。让自己麻木很简单,可这样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很多人告诉我放下,我说不,我不放下,我要一辈子记着这些味道,即便为此遍体鳞伤,那也是我衷心所愿。

  谁不是荆棘丛里走过来的?我的人生没特别幸运,也没特别不幸,我痛过的你们也痛过,我的荆棘比你少一点,比她多一点,但我们都背着它前进。当有时真的痛得重了,我会告诉自己不要怕,这只是一份考验,那些伤痛将会成为滋养我的养分,直到开出花朵的那天。

  (是的,我和女主一样,还是天真地相信着这一天的存在,人生不就是需要一点盲目的“相信”?)

  至于RichardMarx的〈HeavenOnlyKnows〉也是我个人很喜欢的一首歌,歌词唱诵着游子的沧桑及惶然。他四月来台演出,可惜没唱这一首。很多时候我很佩服这些创作人可以这么坦然地面对自己的灰败,在书写这篇后记的时候,我正在听Eminem的〈NotAfraid〉。我听着这个几乎拥有一切的男人,独独缺乏爱,尽管全世界的歌拥戴他,也仍无法治疗他内心深处的孤独,他的空虚狠狠地打进我心底,使我郁闷,所以连这篇后记也跟着黑暗起来了…一切都是Eminem的错!(最好是)

  这套系列名叫【爱很】,由“单身是一种时尚,恋爱是一种”这一句话发想而来,和什么啊、咸啊一点关系都没有,希望可以给大家很多爱的感觉喽。不过其实暗地里的系列名叫“阳光撞黑”或是“追你好辛苦”还有一个叫“勇者无惧”…感谢好友们提供。

  至于尾声则是我个人的恶趣味,老实说这套书名是我想出来的,结果写完了没一本符合主旨,尤其是这本。相信不少人看到中间应该会内心OS:“作者骗我!”对、对不起…(跪)不知不觉就写成这样了,我也是千百万个不得已,所以其实这一套书背后真正的意义是“因为爱很,所以单身的不单身了,不婚的也结婚了”世界大同、天下太平,喔耶!

  这一本的调算是我难得的尝试(分明是误打误撞来的),如果有人喜欢,那真是不肖灩我最大的荣幸(开始狗腿)。下一本还在构思,应该会是快乐的…我希望。山水有相逢,上本没篇幅废话,我在这本彻底废话回来(有必要这样吗?),总之,一样谢谢看到这儿的读者朋友,旧雨新知一样感谢,还有再一次让我爆字数的编辑(至少没像上一本那么多了嘛…)、出版社大人、给我支持和吐槽的好友们,以及非死不可上的宝贝们(笑),谢谢你们,衷心感谢!

  老话一句,下一本见喽!

  不P。S。一下我会睡不好:是低,我在非死不可上了一个粉丝页,经常在那里哀号,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上头搜寻一下“夏灩”就能找到我喽!

  还有这一本完稿之前世足赛开打,后来又加上温布顿网球赛,身为球迷一边写稿一边看球真是快爆肝。恭喜卢彦勋晋级到温网男单八强,在他打败赛会第五种子的AndyRoddick之后有段访问,其中一段话我非常喜欢,分享给大家。当记者问他,在他面对Roddick时有没想过自己会胜利?小卢很坦言回答他其实不觉得自己会赢,可即使如此,他还是奋力打好每一颗球,然后他说,他不知道自己可以在这届温网走多远,但他会奋战到最后一刻。

  人生不也是如此?我们不一定在做自己喜欢的工作,不一定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人事物,但我们还是得面对一切,坚持到最后一刻,付出自己的努力。至少总有一天,我们可以像Anastacia般大声宣告:Ipaidmydues。(我已付出我的努力)

  愿有一天,我能心安理得地将这句话作为我的墓志铭。:)

  然后,希望这本书出版的时候德国已经晋级到四强(好啦我知道有点困难),Niemandgibtunseinechance。Dochkonnenwirsiegen。Furimmerundimmer——没有人给我们机运,但我们可以胜利,在任何时候。然后总有一天,我们可以成为英雄。

  这是出自Apocalyptica与德国歌手TillLindemann所合作的一首歌:〈Helden〉,献给这些奋战到底的勇士们,也献给正试图奋斗的大家。:)

  注:Si摸nGarfunkel的〈Iamarock〉,翻译一样来自“安德森之梦”RichardMarx的〈HeavenOnlyKnows〉歌词则是不肖灩自己翻译的。 Www.3Mxs.COm
( ← )       下一章 ( 没有了 )
免费小说《不婚流行主义》是由作者夏滟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言情小说,盛源彩票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山水有相逢夏灩及不婚流行主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言情小说不婚流行主义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3maoxs.com)立场无关。